追蹤
幸福並不止一瞬間 ....而是....
關於部落格
別再低著頭說看不到青空......別再給予自己推卸責任的藉口.....
  • 693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聖鬥士同人】(LC年中組)上代年中組捏造。完








雙魚座的雅柏菲卡,站立在黃金十二宮的頂端,擁有與日月星辰爭輝的美貌,被喻為八十八聖鬥士之中最美麗的存在。可是他向來獨來獨往,給人的感覺是傲然而孤高,就如長期包圍著他的玫瑰園一樣,帶有荊棘難以接近。


即使如此,最近在聖域有一個傳聞,這位令眾人傾慕卻又無法親近的獨高戰士,其實之所以總是遠離人群,並不是因為覺得自己超然而自負,而是因為長年的耐毒修練,令他的血肉早已與毒同化,成為毒器。


 “聽說雅柏菲卡大人是因為怕自己的血會傷害到別人,所以才會疏離大家的,真是非常的溫柔。”


 “嗯…我以前一直都覺得雅柏菲卡大人不好相處的,誰知道原來大人他背負著沈重的秘密。我現在已經完改觀了,我會一直支持雅柏菲卡大人的。”


在傳聞被一傳十、十傳百的方式傳遍聖域以及附近的村莊以後,像上面這種對話總是會在街頭巷尾此起彼落。


而傳聞中的當事人──雅柏菲卡卻在傳聞廣泛流傳後就沒有再踏出過閒人止步的黃金十二宮半步,令大家本來想對他投以敬佩或是歉意的表示暫時都只得留在心中。


 “別躲到一旁,出來吧。”


長留在十二宮範圍內的雅柏菲卡現在正身處於自己的雙魚宮的後庭打理一大遍的魔宮玫瑰。每一朵的玫瑰都是他重要的武器,所以他絕不假手他人,全部都親手栽培,為了不知哪一天突如其來的聖戰而作好準備。


 “哎呀,我哪裡有躲起來?我只是剛好在教皇廳的方向走下來。”


在雙魚宮石柱後走出來的人是巨蟹座的馬尼戈特,他是現任教皇的得意門徒。不知道是否濫用了這個特殊身份,還是他天性就是外向反叛,他總是不會安份的留在自己的巨蟹宮之中,而總是藉找師尊為名,在十二宮之間隨意穿梭,就像現在一樣,突然之間就出現在雙魚宮之中。他漫不經心地跨著大步走向花園,悠閒的姿態彷如在自家的庭園散步一向,俯身一手就採下了一朵魔宮玫瑰遞到鼻前輕聞。


 “別亂碰。”


可是這種悠然的景像很快就被一句沒有用上感嘆號的祈使句給破壞。雅柏菲卡還沒轉向馬尼戈特,就先用另一朵魔宮玫瑰刺向對方。利刃的莖幹飛快地擦過了馬尼戈特,雖然理所當然地被輕易閃過了,但是本來手中的玫瑰卻一瞬散開,花瓣隨著拂過的微風飄遠。


 “我只是想欣賞一下你悉心的成果,別這麼兇好嗎?我知道魔宮玫瑰在你的小宇宙驅使下才會散發毒氣,別以為我真的在亂來嘛。”


馬尼戈特拍拍雙手,臉上扯著善惡難分的笑容。而雅柏菲卡側是瞪了對方一下,就回頭繼續自己手上的工作。


 “喂!別這樣就無視我,我可是專門來關心一下最近子在聖域周遭都人氣高企的風雲兒──雙魚座的雅柏菲卡大……”


人字還沒吐出口,又一記玫瑰飛過來,不過這次不再是鮮紅如血的魔宮玫瑰,而是如黑鑽般閃耀的食人魚玫瑰。


 “我的天哦!你是真的想要殺了我嗎?”


幸好在千鈞一髮的時候躍後閃過,不然沒有穿著聖衣的馬尼戈特就要掛彩了,可惜是帥氣的後空翻卻在著地時很不光彩地一屁股坐到地上。馬尼戈特懊惱地皺起眉頭,一臉不滿自己這副狼狽的表現。


 “向肇事者小懲大戒,我不覺得有問題。”


雅柏菲卡放下園務的工具,站起來走到馬尼戈特跌坐的地方前,單手撐著腰間低頭俯視著對方。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會猜到是我…”


由於雅柏菲卡背著光源,所以馬尼戈特並不清楚那張漂亮的臉蛋正擺著怎樣的一副表情,不過這樣也不礙他知道對方的不悅。其實一開始他就知道會是這樣,或者是他本來就是專門來看對方生氣的樣子的。


 “我也想到就只有你會而且膽敢做這種事。”


突然雙魚宮的後庭中傳出了第三把聲音,二人的視線同時都轉向了後庭的入口。由遠漸近的身影散發著閃閃生輝的光芒,這位是身穿著山羊座聖衣的黃金聖鬥士一員──艾爾熙德。


 “我因為感覺到裡頭有人在發動小宇宙,所以就擅自進來了,抱歉。”


艾爾熙德用平穩的步伐走到了二人所在之處,一成不變的嚴厲眼神擦過馬尼戈特再落到雅柏菲卡,跟站姿一樣四平八穩的語調道出不請自來的原因。


 “喂喂,你剛剛撇過我的眼神是怎樣了,還有你進來時的說話,別把我說得好像做了什麼很嚴重的壞事一樣,我只是把一個小小的事實傳送開去。”


馬尼戈特不太喜歡艾爾熙德,或者應該說不喜歡應付像他那種一看便知道完全開不起玩笑的人,跟自己的性格有如南轅北轍,可是每每遇到的時候都會不自覺地發現又跟對方對上了。


 “這種事情算是小事一糗嗎?身為一個戰士,怎能把自己的情報隨便地公開。”


 “這只是傳聞!是傳聞!”


果然又是這種理由。馬尼戈特輕蔑地笑了一下,右手半舉在空中左右揮著,像是要打發艾爾熙德。他跟艾爾熙德常常都會吵起來,而每一次的內容大同小異,因為從艾爾熙德口中道出來的句子,永遠都離不開某個主題。


 “一傳開後就會有一天被敵方知道。”


 “我不覺得這種情報落入敵人手中會有什麼壞問題,倒是可以把那些膽小鬼嚇走!”


 “這只是你天真的想法!你知道就是這種愚蠢,隨時都會危害都聖域的安全嗎?”


 “整天都是聖域的,雅典娜的。那麼難道就要雅柏菲卡獨自承受帶毒的身驅一直與世隔絕,直至一天為我們偉大的雅典娜,為了大地的和平而戰死嗎?這樣公平嗎?”


馬尼戈特突然加重了聲量叫了出來,使得艾爾熙德嚇住了,一時間不知要如何回答。平時的馬尼戈特並不會這樣的,他自命吵架的技巧高超非常,永遠都能適時地退讓或是轉換話題,好讓大家都有一個落台階。可是好像今次這樣失控,真是連他自己本人都嚇了一跳。


 “夠了…馬尼戈特,謝謝你的好意。還有艾爾熙德,真是非常的抱歉。”


此時一隻手突然介入了馬尼戈特和艾爾熙德之間把他們分隔來,本來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的雅柏菲卡終於都發言了。


 “帶毒的身驅的生活,我早就已經習慣了。不能合群不只是毒血的影響,我自身的性格也是一定的因素。”


雅柏菲卡在笑,一種複雜的笑容。為了知道有人在擔心自己的欣慰笑容,為了自身被毒血擺佈生活的無奈笑容,為了因為以上原因而造成聖域麻煩的歉意笑容。


 “不過如果這身體是身為雙魚座戰士所要肩負的使命的一部份的話,我將以我的毒血帶來的力量為傲,從不質疑它的存在。”


最終,笑容顯現出的是一種脫俗而傲骨的氣勢,配上天生的美麗氣質,一時間彷如看到有種燦爛光芒從雅柏菲卡的身上發出。


 “………呿……你這樣一說,就把我做的事情顯得過份愚昧了…”


經過雅柏菲卡的一席話,再配上那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本來充滿危險性的僵持場面終於得以舒和。馬尼戈特就像個洩起了氣球,武裝起來的氣勢又回復到平日半調子的姿態。


 “這是事實。”


 “什…”


可惜在馬尼戈特正要放鬆下來的一瞬,其實暗地裡好勝心強的艾爾熙德突然在這次口角之爭結束時送上了最後一擊,瞬間又把從來都沈不住氣的馬尼戈特刺激起來。


 “不過…雖然我覺得你這種行為對於聖域來說非常的不當,不過對於自身而言,或許我有些少認同你的做法…而且傳聞本來就是些無法求證,也追溯不到來源的謠言,所以這次的事我不會稟報教皇大人的。”


可是還沒等到馬尼戈特反撃之際,艾爾熙德竟然補上了一句令他無法發作的發言,甚至令他少有地搭上了對方的肩膀,親暱如非常要好的哥兒們無異。


 “哈哈!艾爾熙德,我認識你這麼多個年頭,就你這次的說話我最認同了。傳聞就是傳聞嘛!”


 “這不代表你不用反省。”


艾爾熙德側下肩膀脫開了馬尼戈特的手臂。


 “嘩!又板起臉孔來了,看到就沒有食慾…”


被滑下來的馬尼戈特皺起眉頭,露出誇張的厭惡表情看著艾爾熙德。


 “………”


看到眼前兩位不成熟的互動,雅柏菲卡的嘴角勾起了細小的弧度,這是其他人所沒有見過的,除了巨蟹座的馬尼戈特以及山羊座的艾爾熙德──雅柏菲卡在心底裡認定的摰友。









=============完================





LC年中組~萬歲~~(散花)


這篇是充滿了私心的上代年中組的捏造~(心)
漫畫中3人竟然除了第2(3?)回的彩頁時在教皇廳一起出現過來....
直到3人都領了便當...都沒有再碰過一面....orz|||
所以...唯有自己發揮小宇宙~來點捏造了~~(星)
我已經努力的希望把3人寫得不像我筆下的老車版年中組的了~
希望大家不會覺得這個跟老車版年中組太像吧...(望天)


年中組哦~~不論是阿布他們~還是雅柏他們~我都好愛哦~(心心心)
要是這文有令大家對LC版的年中組萌生興趣~我就功德完滿了~(合十)


p.s. 蛇親的生日文...我會記著的~(天:是應該立即去寫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