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幸福並不止一瞬間 ....而是....
關於部落格
別再低著頭說看不到青空......別再給予自己推卸責任的藉口.....
  • 693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聖鬥士同人】(隆布)無名系列02.生病








自從那一次比較破格性的搭訕初遇之後,卡隆和阿布羅迪依然保持著聯繫。就像對哥兒們似的,久不久就會相約一起去看電影,逛街,到酒吧喝酒,聊天。不過最多的還是騎到卡隆的鐵騎上飛馳。阿布羅迪說自己好像喜歡上了那種狂風迎面的暢快感覺。有時轉到上郊區時,阿布羅迪會索性把頭盔脫下來,讓湖水藍的長髮隨風飛舞。
 
可是今天並不是一個適合騎車飛馳的好日子。早上出現了一小段時間的日照以後,就突然烏雲密佈下起滂沱大雨,令很多沒有準備的路人都因而濕過透頂。
 
 “喂,阿布?…你不會是在睡覺吧?” 卡隆把機車停到路邊的一個遮雨篷下,有點狼狽地一手抓著電話,一手抓著黑色的頭盔。平日意氣風發的蓬鬆長髮因為雨水的重量,現在都染上一層深灰聚成一束垂在背後。
 
 “嗯?…嗯…是躺在床上…”
 
 “你的聲音怪怪的,有什麼事嗎?” 由電話傳過來的聲音有點變了質,即便是經過了電波的轉遞,也不應該如此沙啞。
 
 “放心,我沒事…”
 
 “我現在正在去你…”
 
 “抱歉有點想睡,不說了…”
 
沒有等卡隆說完,阿布羅迪快速地插了句話,接著就是掛線的空號聲音。
 
卡隆看著電話螢幕上寫著的掛線信息,眉頭皺了起來。看看外頭的大雨,又再看看前方的公路。都已經走到一半了,難道現在才回頭嗎?他按了一下重撥,結果這次電話只是播著接駁中的聲音,對方並沒有接線,直到最後轉到留言信箱。無奈地把電話接上,卡隆輕嘆了一口氣,拉上風衣的拉鍊,把頭盔再套到頭上後,就跨上機車闖入滂沱大雨之中。
 
雖然是大雨天,可是卡隆的車速並沒有因此而減低。高速滾動著的輪子擦在如同小溪一樣的地上,激起了沾有泥色的浪花跟隨在機車的後方。轉過了數過的路口後,機車終於停了在一個十層高的住宅之前。
 
卡隆把機車停泊在樓宇底層附設的停車場後,翻開了座位下面的儲物格拿了一盒東西出來,就急步的進入了樓宇的大堂。非常順暢地就乘坐了電梯到了樓宇的頂層。搭出了電梯,卡隆拍了拍風衣上的水漬,站了在阿布羅迪的家門前,按了兩下門鈴,可是並沒有人回應。這時卡隆才突然想到,阿布羅迪沒有跟他說過自己是在家睡覺,不會是吃了個閉門羹吧?
 
  “阿布,不在家嗎?” 卡隆轉了個方式敲著玄關的木門,沒料到木門竟然往後了些。原來門根本就是沒有關上,只是半掩著。 “阿布,你在嗎?什麼門都不鎖好,小心小偷去找你哦。” 卡隆邊說邊繼續推門入屋。
 
成功進了門,裡頭非的暗,也許有點伸手不見五指。卡隆往前踏了一步,好像踢到了一糰什麼濕漉漉的東西,好不容易終於摸到了電燈的開關。
 
『撻』的一聲,門口至到大廳的燈終於都亮起來了,可是與此同時卡隆的臉黑了起來。因為卡隆放眼看上去,由門口到客廳的走廊上都是散落一地的衣服以及鞋襪等。
 
  嗯…就是看上有點像在八點檔以後的劇集中的「那個」境像。
 
卡隆本來想著還是回去好了,打擾別人那個可是很缺德的行為。可是正當他想回頭離開時卻突然覺得有一點不妥當。他脫掉皮靴把地上衣服一件件的撿起來,卻發現只有一人份的衣物。原來只是自己想太多嘛,他不自覺地輕嘆了一口氣。
 
  “真是的…害我以為我選錯了時間到來…” 卡隆自言自語地把撿起的濕透衣物掉到浴室的洗臉盆上,之後又再開始尋找阿布羅迪的蹤影。其實說是尋找,卡隆已經猜到了阿布羅迪所在的地方,於是在把自己還在滴水的風衣放到在餐椅上後,就直接的走進了最裡頭的房間。
 
  “阿布羅迪先生,我是頂頂大名的神偷卡隆,你竟然門都不關就倒頭大睡?!” 卡隆一推開門就立即揚聲喊著。
 
亮了房間的燈,可是卻沒有看到阿布羅迪那湖水藍色的腦袋。不過那糰在床上動了一動的被褥卻是非常的明顯,於是卡隆走了過去,雙手抓起被子的兩端就是一拉。
 
  “你這隻豬還不給我起來?” 不出所料,被子下出現了捲成一糰的阿布羅迪。可是有點料不到的是,捲成一糰的阿布羅迪身上就只穿著一條三角褲,潔白瘦削的身體就毫無防避地出現在卡隆的眼前。 “呃──” 嚇了一跳的卡隆立即以光速把被子重新落在阿布羅迪的身上,再轉過身子。
 
  『真是的,明明大家都是大男人,我到底在緊張什麼?!』 卡隆低頭暗自罵著自己的失態,雙手拍了一下自己微紅了的雙額要自己振作。
 
  “唔──” 這個時候,阿布羅迪終於翻了身把腦袋伸出了被窩外。 “很吵…”
 
  “還說吵,睡成你這樣子,小偷光顧你家你都不知道啦?” 卡隆為了掩飾自己剛才的緊張,回頭過去就想吐糟一下阿布羅迪,不過卻看到紅了一臉的他。跟自己那個因緊張還是尷尬的紅不一樣,而是一看去就覺得…是在發熱。 “喂,你沒事吧?臉紅成這樣子還把頭埋在被子裡,是要悶死自己嗎?” 嘴上還是沒半句好話,不過語氣卻比之前的戲謔輕柔了很多。
 
翻了半天終於找到了一支體溫計,替阿布羅迪量了個體溫,攝氏三十九度半。卡隆看到這數字時差點就反了個白眼。要是自己沒來的話,阿布羅迪是不是打算窩在被子裡把腦袋燒壞?……呸呸呸!卡隆奮力的搖一下頭,責備自己的不吉利想法,之後轉到洗手間找了條毛巾就準備替阿布羅迪抹身子。
 
  “先跟你說,我沒有要佔你便宜的意思。大不了你好了後,我的身體也給你摸一次。” 心裡明明就了解甚至一直在跟自己說其實替同性的病患朋友擦身體沒什麼異樣,而且處於半昏迷狀態的阿布羅迪根本就沒可能把自己的話聽進去,可是卡隆還是把話說清楚。
 
快手快腳的替阿布羅迪抹乾了身體,都不替他穿上衣裳就爽快地用厚厚的棉被把他包好。卡隆覺得自己猶如完成了一件非常艱辛的任務似的,長長的呼了口氣。接著抓一下自己還沒乾透的頭髮,就去準備下一個任務。而這個任務並不難,只是在藥箱翻出退燒藥給那個高燒中的病號喝掉就可以了,只要對方不是一個不敢吃藥的壞孩子的話。
 
  “阿布…起來了,起來先吃點藥吧…” 輕輕拍一下棉被,棉被動了動之後又沒了下文。
 
  “阿布,起來吃藥了,你是想要燒壞腦袋嗎?” 稍為提高音貝,搖了搖被下的人。
 
  “唔……” 阿布羅迪發出了一輕低啞的呻吟,翻了過身轉向卡隆。 “……不…不要吃藥…” 說完,又翻回去鑽到被子裡頭。
 
  “……” 卡隆皺起好看的眉。 『果然是最棘手的情況…』
 
不過對象是一個已經年過二十的成年人,所以卡隆並沒有想學逗小孩一般的慢慢逗阿布羅迪吃藥,他只是一手探進了被窩之中,把那個藏在裡頭的人拉了出來。
 
  “別給我裝小孩了,本大爺好心照顧你這個病患,你就竟然給我賴皮起來?” 卡隆一手環著阿布羅迪的肩膀,另一手把他的臉轉向自己,再摸到床到上的藥瓶。 “快給我老老實實的把藥吃了。
 
  “……” 經如此大動作的牽動,阿布羅迪的皺頭微微顫動,之後一直合上的眼簾小小地打開了。 “…我不要…” 之後眼和口都閉得緊緊的。
 
  “……” 這次的任務更升一級了,雖然只要把藥灌到對方的口中就可以了,可是對方的口密不透風,而自己已經沒有第三隻多出來的手去翹那張閉得緊緊的嘴巴。卡隆眼睛一沉,輕聲地吐著, “…阿布羅迪…你再不合作的話就不要怪我無賴了…”
 
等了十秒左右,阿布羅迪沒有給卡隆回應。卡隆盯著阿布羅迪的臉蛋又多看了十秒。
 
  “我當你是默許了……”
 
語畢,卡隆把藥倒到自己口中,跟著就低頭把自己的唇覆上了阿布羅迪的。靈巧的舌尖很容易地就翻開了阿布羅迪的唇瓣,進行更深入的探訪,把目標的液體運送到對方的口腔之內。
 
兩雙唇瓣交疊前後不到十秒就分離了,沒有任何情色的成份,表面看似很乾淨俐落,可是其實那短暫而過份親密的接觸,卻悄悄地落下了一條還沒完整的鑰匙留在卡隆心中某處。
 
因為焦點太接近而沒有辦法看清,卡隆對著眼前距離不到十公分的朦朧臉蛋發呆,覺得剛剛的一雙柔軟的唇瓣吻起來很舒服,正試圖著要再嚐一次。 “咳咳咳───” 不過這短暫的迷離卻很快被一陣強烈的咳嗽聲打斷,甚至令當事者之後也無從記起剛剛那莫名其妙的悸動。
 
突然被強行灌藥,被嗆到是理所當然的事。所以阿布羅迪也不例外地咳嗽起來,加上藥水的苦澀,令他拼了命地掙扎。卡隆一下沒抓好,阿布羅迪就往後一倒掉回床上。
 
  “喂喂,你還好吧?”
 
看到阿布羅迪咳得有點痛苦,卡隆開始後悔自己是不是太魯莽了一點。不過一切都太遲了,他只能輕輕地拍著阿布羅迪的背,希望他好過一點。直到阿布羅迪的呼吸慢慢變得暢順以後,卡隆才敢慢慢地替阿布羅迪蓋好被子,然後退出房間。
 
當阿布羅迪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室外的大雨早就停止,只留下幾絮薄雲在清澈的弩藍色夜空中飄揚。僅存還沒來得及被清涼的仲夏之風靜化的小水溝還印證著下午的一場滂沱大雨。
 
  “終於都醒過來了?感覺還好吧?” 阿布羅迪覺得口很乾,隨便抓起一條悠閒褲穿上後就走到了客廳。本來還是昏沉模糊的意識卻在突如其來的一句說話給清醒了半分。他帶點錯愕地把視線跟轉向聲源。在不算大的客廳中,那個只穿著四角褲坐在沙發上,手執耳機應該是正在看DVD的卡隆立即影入他的眼簾。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發生什麼事了?” 阿布羅迪疑惑地問著,明顯地對於自己在大雨中趕回家後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清,或者應該說是從來都沒清晰地知道過。他只知道當他醒來的時候自己只穿著一條內褲睡在床上,渾身都疲軟乏力。然後一步出房間,就看到另一個同樣只穿著內褲的男大模大樣地窩在沙發中跟自己問好。
 
邏輯思維這時並沒有因為生病而當掉,相反卻正常地運作著,替阿布羅迪把現眼所見的所有現場證供做一個推斷。在答案在腦內跳出來的一瞬,阿布羅迪因發熱而微紅著的臉蛋立即換成慘白!


 
 
  “你這個人面獸心的色狼,快把老子的處男還給我!”
 
 
 
  
 
 
後來阿布羅迪被卡隆整整嘲笑了一星期。
 
依照卡隆當時跟他解釋說法,他只是按照約定好的日期到他家裡把借來的DVD還給他,可是卻發現了生病在床的自己。所以本以菩薩心行的他日行一善地整整照顧了自己一個下午。至於會很破廉恥地在別人家中只穿一件蓋掩物是因為自己的衣服也早已因為大雨而濕透了,為了不想沾濕了他家裡的沙發,就只好把衣服脫到浴室中待乾。
 
當時的他還說什麼大家都是大男人,有什麼不可以『坦承相見』,嘲笑他大驚小怪。最後還豪邁地撐著腰哈哈大笑起來。那神氣偉大的樣子,阿布羅迪真的不知道應該覺得因為誤會對方而羞愧還是應該無視笑得有點像瘋子的對方。
 
知道自己擺了一個非常羞恥的誤會的阿布羅迪當然絕對不敢再提起此事。所以直到很久很久的以後,在二人談到昔日回憶時,阿布羅迪才懵然知道原來當日某隻人面獸心的大色狼確確實實地佔了自己的便宜,還奪走了他的處男初吻。對於昔日抱著歉意過渡一整個被嘲笑的星期的自己懊惱不已,不過這一切都已經是過去了。



========================


無名系列啊!!隆布啊!!!
這一篇文...我昨晚右鍵看一下建檔日期...2007年7月2x日...(放空)
原來是一年多...差不多1年半前的文章了....
因為之前寫到一半的時候非常的不滿意...所以就被我封印了~
最近心血來潮的想把那堆寫了一半就停了未寫的文章補完~就把這篇翻了出來了....


現在電腦裡還有1篇無名~2篇非人~1篇荊棘....都是寫了一半就打住了....
希望我可以慢慢地把它們完成吧......(望天)


看看這篇...跟上一篇已經隔了1年半...所以想說感覺真的有差...
昨天回看上一篇一次...發現真的好想重寫...後邊的部份令我想撞牆....
不過要改的話工程好像有點大(?)....而且都已經放出來這麼久了...怕是改了也不會有人看到....
所以...還是先這樣吧....請大家高抬貴手....不要太介意這篇的隆布2人跟無名之前2篇有很大的差落...orz||||


p.s. 到底我的無名系列...何時才可以讓米雅出場啦!!!!!! (抱頭叫)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