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幸福並不止一瞬間 ....而是....
關於部落格
別再低著頭說看不到青空......別再給予自己推卸責任的藉口.....
  • 691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聖鬥士同人】惡德祭司18.番外





把被水與冰的魔術師傷得不輕的死面具帶到主城丟下後,雙魚回到了刺客公會的總部休養,還有準備下一陣的任務安排。

 

雖然必須帶上面具是刺客公會不是從何時開始流下來的規條,不過這個只適用在外人面前。所以回到私下的休息室時,雙魚臉上的內人面具給卸下來安置到木桌的一角,湖水藍的曲髮散在背上,鮮為人知的清秀臉蛋上,在左眸眼角的淚痣格開分明。

 「是無名吧?進來吧。」

身為十字刺客,同時亦是刺客公會的上層幹部,實力絕對不能小看。些微的動靜都沒法逃過雙魚的敏銳觸角。果然在他的說話落下之後,推門進來的人就是那位凱德一直記掛的刺客──無名。

雙魚還是安坐在自己的木桌之前,從一開始並沒有要帶上內人面具的意圖,看來無名對於他來說,已經是歸於『非外人』的一群。

 「之前跟蹤你的那些人,有找到源頭嗎?」

 「…….都死了。」

等無名把門給關上後,雙魚便立即拋出問題,而無名也接著開始向自己的直屬上司匯報。

 「還真狠呢。雖然就算不用找到他們,我們也早就確定了他們的身份,不過這樣倒是更能理解他們的做事方式。」

儘管一向以無口面癱見稱的無名只說了三個字,不過雙魚倒是似乎已經掌握了大致的情況,這大概是身為無名的關係者必須習得的技能。

 「對了,雖然已經派人聯絡你,不過還是再跟你說,『那個』已經不在你所說的地方,大概早一步給什麼人給取走了……例如那天出現在你那個表面上的家中……那位久仰盛名的惡德祭司…」

雙魚的笑意隨著最後刻意拉長的名字而加深。那雙跟髮色一樣的湖藍色眼睛半瞇著,把無名眉間那一少少的跳動完全收入眼簾。

 「那個人還真的跟傳聞中一樣的愛吵鬧很會叫罵,跟那隻死面具還真的滿像的,還一見如故地打起上來。」

無名沒有答話,只是依舊安份地站在門口與木桌之間的那個位置。

 「不過死面具又是的,都沒看清楚就先動手,害那個沒什麼危機意識的人差點就要去見上帝了。不過就算真的掛了,也只能怪他是一個弱者吧?」

雙魚繞著的雙腿換了個方向,繼續以一種冷嘲的語氣說著,直到他感覺到對面的人的眼神難得地轉變了。

 「怎樣了?」 然後他打趣地問著。

 「………沒。」

可是無名並沒有如他所希望地說上什麼,對方只是微微皺起了眉頭,把視線壓低,盯著自己身前的木桌。

 「哈哈,算吧,不再逗你了。」 突然雙魚開懷地笑出了聲音。 「能看到你生氣的樣子還真是第一次呢。」

無名有一瞬的錯愕,不過表情上並沒有表現出來,先是因為他一向的面癱,再來是他已經察覺到自己正被眼前的上司給耍著玩。

 「他是你的老朋友吧?我為那死面具隨便打傷你的朋友而致歉。」

聽到身為自己上司的雙魚向自己道歉,無名立即俯下頭來。

 「不過…要是『那個』東西真是落入了他手上的話,不要說是我們,就連他們都一定會有所行動。到時我可不能保證你朋友的安危。」

無名身體一抖,雖然因為低著頭而看不到對方的表情,不過那種毫無起伏的冰冷聲音卻震撼了他的內心,令他再一次記起眼前的人,正是那位受公會的刺客們所仰慕的上層幹部,各方面都非常出色的十字刺客,包括了──殺人。

 「好了,快幫我去準備一下,接下來我要去那邊開始『渡假』了。之後的任務我會用老方法再聯絡你。」

當無名再抬起頭時,雙魚已經又回復到原來那種帶著輕輕笑意的表情。接獲任務的他點頭確認,然後打算轉身離開,不過此時雙魚的嘴巴又微微張開。

 「雖然刺客在訓練的期間一直被教導要捨去感情,不過我還是覺得留有感情才算是一個完整的人。刺客也是一個人,並不是工具。為了某種感情而一直努力一直變強,你不覺得這種事情很美麗嗎?」

雙魚看著無名背著自己頓了一下的肩膀,最後很乾脆地快速推門離去。他用右手撐著桌面托著半邊臉頰,視線停留在那扇已經被關上的門,一個簡單的笑意在他的臉上展開,一個滿足的笑意。


==================================================
 

蛇親~~我真的很愛你寫的《惡德祭司》啊~~~(一開始就在告白)
所以連自己的坑都不去填,就來寫個小小番外給你~~(騙誰,明明就是懶)

雖然知道大概跟你最初設定的吵鬧大概有差~~
其實我最初想像的情境都不是這樣的,不過寫下去就讓它自然發展了~(望天)
我已經努力盡量令它不會跟主故事出現太大的bug~~不過大概還是會有所抵觸?那些地方就請你無視吧~~~

其實還有小小的後記的。

雙魚:我跟你說啊海龍!我家那個平常都沒有表情很少說話的無名,昨天竟然為傷了那個惡德祭司而跟我吵起來了!(興奮)

海龍:竟然有這麼有趣的事情發生了?我還真的很想看一下那個情境。(淡淡地打趣笑著)

雙魚:呵呵~~~想看哦?再令他再生氣一次就好。(心)

海龍:老是欺負下屬是不好的行為。(嘴邊在壞笑,毫無勸告的意圖)

雙魚:我會適可而止的。我愈來愈對那個惡德祭司有興趣了。而且看來我們要的東西大概就在他的身上,剛好可以找他回來逗玩一番。

海龍:你這次『渡假』大概會遇上他吧?到時別只顧著玩而誤了任務。

雙魚:嘛嘛~~放心吧~~我可是刺客公會最能幹的雙魚大人啊~~(甩一下已經不再是湖水藍的曲髮)

海龍:嗯,雙魚大人辦事我還是放心的。不過另一邊已經開始行動了,你還是記得小心點。要是發生了什麼,我可是賠不到一個寶貝弟弟給我們的偉大的心理醫生的。(伸手揉著對方的頭頂)

雙魚:臭海龍,我不是小孩子了,別老是揉亂我的頭髮!(雙手抓開頭上的手,然後再把頭髮給整理好) 好吧,我這就出發了,你和死面具都別太想我哦~~~(走向門口離開時,不忘回頭跳皮地單一下眼睛)

海龍:嗯,路上小心。

大概這就是海龍所聽回來的『無名跟雙魚鬧起來』的經過了。(寫這段時,我自問我絕對是充滿了私心的XXDDDD)

反正就是說海龍其實也不知道到底是怎樣的『吵鬧』,但還是借了這個聽回來的事情用來誘騙我們命途坎坷的惡德祭司。(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